延边球员: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但心还是像在流血

vanlt 873 2021-01-25 16:39:28 推荐阅读:Acer宏碁投影

关于延边足球生死之谜,2月25日有了终极答案!延边富德足球俱乐部从即日起进入破产程序,放弃参加2019年中国足球俱乐部甲级联赛的资格,所有职业球员和教练的合同作废,全部成为自由身。延边富德也成为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个不欠薪,却因为欠税而倒下的足球俱乐部。

延边俱乐部大门门口
延边俱乐部大门门口

延边富德的前身,是1955年成立的吉林省足球队,这意味着一段64年的足球传奇正式终结。那支被誉为“中超清流”的球队也即将成为尘封的记忆。

最后一谈

分歧太大,直接破产

25日9时30分,延边州、富德、中国足协及税务部门坐在一起,就有关延边富德是不是能够参加联赛,以及偿还2.4亿元人民币的税款问题进行磋商。2.4亿按照双方的持股比例分配,富德方面承担1.68亿,延边方面承担7200万元。富德方面表示无力承受,延边方面也表示无法承担全部税款,最终富德方答应俱乐部走破产清算手续。这意味着,1955年成立的这支球队将正式完成使命。

实际上,最后一次商谈几乎等于走过场。早在上周五,所有的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因为税务问题必须解决,小股东延边方面无力承担,大股东方面也表示没有办法,很多俱乐部人士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这一次,富德方面派来商谈的也不再是集团的一把手,而是一位专门负责破产相关事宜的高管。昨日9时30分开始的会谈,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结束。

最后一会

球员沉默,心在流血

10时30分,延边富德足球俱乐部召开最后的会议,传达商谈的结果。俱乐部进入破产程序。法院方面将马上派人来进行资产审核,各部门员工原则上需要在岗。其中行政部和财务部需要按时上班。

同时在韩国蔚山,俱乐部副总经理李哲也给球员和教练员开会。他宣布富德集团提出破产,球队将解散,所有球员恢复自由身。也许是因为有了心理准备,大家都还算是平静。

延边富德的本土球员基本上都是延边球员,他们在上午也通过相关渠道知道了消息。李哲介绍,接下来将进行资产清算的工作。他表示,俱乐部也将想办法要回大家1月份和2月份的工资。延边富德目前基本上是上赛季的原班人马,引进的五名国内球员中,只有唐创是外地球员,其余均是延边球员。一位球员和记者表示:“想到了这个最坏的结果,可真来的时候,我的心像是在流血。”

破产之后怎么办?

1.球员转会延长至10日

按计划,延边富德队将在28日晚乘坐航班飞回延吉。

因为俱乐部破产,延边富德聘请的外籍教练黄善洪以及他的教练组合同也将作废。因为是破产不是转让,他并不能像之前天海的外教崔康熙一样提出赔偿。对于韩国名帅黄善洪来说,这个局面实在令人遗憾。他希望带领球队创造奇迹,结果出身未捷身先死。两位新来的外界球员阿拉和托罗萨只是草签了合同,还没有走国际足联相关程序,他们的解约需要和经纪人进行谈判。

成为自由身后,延边中锋奥斯卡,是最受关注的人物。这个年轻球员有着非常出色的身体素质和把握机会的能力。

2.破产程序如何进行?

俱乐部破产需要先向地方法院申请,然后进行资产清算。由清算组接管公司,对破产财产进行清算、评估和处理、分配。清算组由人民法院依据有关法律的规定,组织股东、有关机关及有关专业人士组成。所谓有关机关一般包括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政府主管部门、证券管理部门等,专业人员一般包括会计师、律师、评估师等。

其后的工作非常复杂,一切要完成大概也需要两个月以上。这意味着拖欠的俱乐部员工,运动员1月份和2月份的工资,以及在韩国训练期间的费用暂时还没有办法结清。

3.延边球迷还可以看北国

延边富德破产之后,将不会参加今年的中甲联赛。在破产之前,俱乐部还特别向足协进行了申请,询问“如果破产,是不是还可以保留中甲的参赛名额?”中国足协的回答是不可以。同时就是不是继续参赛,是不是破产,希望富德俱乐部尽快拿出最终决议。

延边州足协注册了两支职业俱乐部,一个是延边富德,另外一个就是延边北国。在延边富德退出之后,延边北国成为了延边足球的独苗。过去的一个赛季北国也是步履维艰,教练连续更换,在珲春的主场观众人数最后减少至200人左右。新赛季他们为了谋求更大的发展,北国的主场计划从珲春搬迁到汪清。

现在尚不明晰的是,延边富德退出后,北国是不是可以将主场迁往延吉?早在今年1月7日,延边州体育局局长金松天就表态:“今后要寻找适合延边足球的发展之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考虑到延边的经济体量,顶多也就是养活一支中乙球队。

涛声

幸好我曾为延边足球做过点儿事

一切都结束了。最近两个多月,我始终关注着延边富德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即使是在23日深夜,知晓了已经无力回天的消息之后,我也期待着足协官员李立鹏能带来“尚方宝剑”,拯救延边足球于水火。可是,任何力量在金元面前都是渺小的。不是两块四,也不是两万四,而是2.4亿元。面对这样一笔高额税款,谁都难以承担。

从2015年签约之后,延边富德的大小股东就出资这件事上都在违约,现在走到这一步也不算是意外。此时非要再分清孰是孰非,意义已经不大了。

2009年《新文化报》组织“唱响长春”,挑战最长连续不间断唱卡拉OK的世界纪录,我是现场工作人员,完全处于黑白颠倒的状态。其间正在打盹的我,接到了一位叫崔玉龙的长春球迷的电话。他看了我当时写的一篇报道,谈到延边足球因缺钱更换不起传真机,他请求为延边队捐款。崔玉龙说:“像我这个年纪的球迷,都是延边足球培养起来的!”事实上,当时我也参与了这个捐款,最终大家真的为延边俱乐部购置了一台新的传真机。无法想象球迷崔玉龙此时的心情如何。

2005年的冬天,我开始投身报道延边足球,至今已有14年。当我知道球队无法继续生存的那一刻,心中满是痛苦,辗转反侧直到凌晨才勉强睡去。实话实说,报道延边足球不仅仅是份脑力工作,更是个体力活,14年间,我辗转延吉和长春无数次,不久前延边通了高铁,我为之欢呼雀跃,心想再也不用花上10多个小时去延吉了,哪知这份快乐转瞬即逝。

上一篇: 有牌面!FIFA欧冠官方发文祝福武磊:28岁生日快乐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