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打业余输赢都难堪 前专业选手参赛资格引争议

vanlt 7113 2021-01-28 14:39:18 推荐阅读:邓丽君去世后尸检照

  沈晓波、朱寅莹,两名去年代表浙江省参加了山东全运会羽毛球比赛、目前处于待分配状态的“前专业选手”,参加了刚刚结束的本届省运会行业系统羽毛球比赛,并取得三金两银的成绩。不过,她俩的参赛资格,引起了对手的强烈质疑。昨天,行业系统钟声体协(教育系统)领队马淼卿气愤地对记者说:对沈朱两名“专业选手”参赛资格的申诉已经递交大赛组委会,却被驳回。“去年还是打全运会的专业选手,现在又来打行业系统的业余比赛,这还不算违规吗?”

  对手投诉,不听警告 

  马淼卿告诉记者,关于沈朱两名选手的身份,他们其实早有耳闻。在20日进行的女子单项比赛之前,代表省直文体协会出赛的沈朱二人已经拿到了女子乙组团体金牌。当天,钟声体协与省直文体协会交涉,警告二人不要在接下去的单项比赛中继续出场,否则就将向组委会上诉。“结果她们还是上了,根本没把我们当回事。”

  最后,在乙组女子团体、女子单打、女子双打、混双四项比赛中,沈朱二人全面出击,共赢得三金两银,其中女单决赛还是两人会师。

  马淼卿更大的气愤在于,此后的申诉一开始被组委会接纳,并收取了申诉金,但之后这800块的申诉费又被退了回来,得到的回复是:该申诉不予接受。

  “既然一开始收取了申诉金,就证明我的申诉被接纳了。如果申诉失败,那这笔费用是不能退的,既然现在申诉金退回了,我的理解是申诉成功了。但是他们又告诉我申诉未必被接受,人家不该拿的金牌,还算在人家头上。”76岁的马淼卿不但纳闷,而且无奈。

  在马淼卿出示的有关沈朱二人“违规参赛”的证据中,有去年山东全运会浙江羽毛球队全体名单,沈晓波、朱寅莹的名字赫然在列。

  官方回应:资格合法

  那么,去年的全运选手为什么能出现在只有业余运动员才能参加的省运会行业系统比赛上呢?

  记者查阅了本届省运会行业系统部竞赛规程总则,对运动员资格的第二条明确规定:运动员必须与本企事业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并在2009年8月31日前已办理医疗和养老保险。

  浙江省体育总会秘书处调研员、负责行业系统羽毛球比赛的陈剑影向记者解释:从规程上看,沈朱二人参赛身份没有问题。因为她俩本来就是省队的专业运动员,与省队一直有劳动合同。省体育局选派队员参加省直属机关文体协会的比赛,顺理成章。这和她们去年参不参加全运会没有关系,因为她们已经不是现役运动员,目前正处于待分配状态。

  至于为什么不接受钟声体协的申诉,陈剑影解释道:除了两人并不违反规程外,更重要的是申诉期已过。“申诉期有两次,一次是参赛队员名单出来后曾经有过公示,一次是比赛前一天的组委会会议上,当时我还特别提起沈晓波的名字,并无一人提出异议。”

  是不是沈朱二人的知名度在业余羽毛球界不算响亮?陈剑影坚决否认了记者的猜测:这根本不可能,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她们是省队的?我估计当时没人提出异议,也是出于自保和侥幸心理,因为自己的选手不一定撞得上这两人。

  不够光彩,只为就业

  虽然坚称参赛资格合法,陈剑影也承认:在行业系统这样的群众体育比赛中,就算用已经退役多年的前专业选手打业余,也算不上光彩,更别说沈晓波、朱寅莹这样刚刚退役的运动员。

  据记者了解,本届省运会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行业系统乒乓球比赛中,陈月琴、许琴这两名前省队主力也披挂上场,田径赛场此类镜头同样屡见不鲜。实际上,专业选手打业余选手,前者自己也每每心情尴尬,赢了不光彩,输了更丢脸。

  参赛资格虽合法,但以“专业打业余”并不符合群众体育全民健身的本质,参与制定省运会运动员竞赛规程的陈剑影也承认规程本身不够严密、也不够合理,但她另一番倒苦水却引人深思——还不都是为了退役运动员有个更好的出路?

  “运动员退役后就业难已经是个社会问题,比文化不是他们的强项,正因如此,他们摸爬滚打了多年的专业才是一技之长。因为有了省运会这样的综合性赛事可以加分,各用人单位才会对某类专业的退役运动员特别感兴趣。”

  尽管如此,陈剑影还是向记者表示:竞赛规程需要对不合理之处加以修订,下届省运会,她会建议将专业运动员参赛资格这条修改为“待分配的运动员不能参赛”。

上一篇: 2013羽坛:林丹半休假状态仍无敌 泰国新秀抢眼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