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红艳甜蜜爱情徐怀雯受德总理表彰

vanlt 4618 2021-01-28 11:39:16 推荐阅读:ACTO投影仪

  川妹子皮红艳回成都参加羽毛球大师赛,两个法国记者也扛着摄像机一路追了过来,拍她和徐怀雯两人在训练场上交谈的场景。昔日她们曾是四川省队的队友,如今,分别成了法国和德国羽毛球国家队的灵魂人物。和她们经历相似的还有姚洁,自从张海丽退役后,荷兰再无人是姚洁的对手。

  离开中国不到十年,三个中国姑娘让欧洲三国的羽毛球成绩突飞猛进,从而唤回了欧洲媒体对羽毛球的热情。现在,她们都已融入了欧洲的生活,在那里组织了家庭,过着中产阶级的生活。然而,却还坚持满世界奔波打比赛、拿积分。因为,她们心里无时无刻不憧憬着2008年,去北京参加奥运会。

  有人说她们是中国队的“威胁”,但即便她们世界排名都在前十位,“一姐”的位置始终是张宁、谢杏芳轮流坐。她们也没有抱着野心和中国队争金牌,像她们这样被国家队淘汰出局的队员,此生还能在祖国的土地上经历一次最辉煌的奥运赛事,已经是二十多年羽球生涯最完满的结局。

  皮红艳:想和男友一起参加奥运

  在法国羽毛球国家队,女单排名世界第六的皮红艳是绝对主力,“只要我出来比赛,法国的报纸上都会登消息,不过是很小的那种哦。”皮红艳满足地笑。在丹麦俱乐部打了2年球以后,因为不喜欢丹麦寒冷的气候,2002年皮红艳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巴黎。在她眼里,巴黎这个城市漂亮,气候好,人也多,不像欧洲其他城市那么寂寞。然而,皮红艳还是很寂寞,因为她不会讲法语,别人聊天时她只能眼巴巴地站在一边干着急。

  5年过去了,如今皮红艳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还拿到了法国的大学专科文凭。“我这个文凭可是货真价实的哦,不像国内有些运动员的那么水。“皮红艳骄傲地说。法国的考试卷对中国人来说确实很难,没有选择题,没有填空题,只有开放性的大题目。比如,会问做什么样的动作会牵扯到哪一块肌肉,或者放一段录像让你从一堆孩子里挑选出优秀的体育苗子。皮红艳学的专业和体育相关,知识面宽泛,包括兴奋剂检测法、成立俱乐部的相关规章制度以及法国国家体委的基本结构等。问她是否想在法国当体育官员,她摇头,这点学历哪里够,起码还要再学个本科呢。

  现在皮红艳在巴黎近郊购置了一处房产,男友是法国的一位风帆冲浪世界冠军,上学时候认识的。“一开始,我不知道他还是个名人,因为他没有一点明星的派头。”皮红艳只觉得这个法国男人性格开朗、随和,和自己特别能聊得来,不知不觉中双方都有了感觉。去年,法国人回重庆见过了准岳父岳母,皮红艳说,父母对他挺满意的,只可惜没法用语言交流。问起何时结婚,皮红艳说,现在哪里有时间,都在忙着备战2008年奥运会呢。

  不仅是皮红艳一个人忙,男友也在拼命争取参加奥运会的资格。因为风帆冲浪项目是法国的强项,而作为奥运项目每个国家只限一人参加,男友虽然是世界冠军,但也要和队友一起竞争。“如果我们俩能一起去北京参加奥运会,那就太好了。”皮红艳无限期待。在法国国家队,皮红艳每天训练三四个小时,每周训练5天,“不敢练得太厉害,害怕受伤。”问她2008年退役后准备做什么,她回答:“为什么要退役?我年龄不算大啊,张宁还比我大四岁呢。”看来,28岁的皮红艳根本不认为自己是“老将”。

  姚洁:收入的55%上缴荷兰政府

  “我并没有说张海丽什么,只是跟裁判聊天时被记者听见,结果断章取义。你们好的不说尽说坏的,所以我都不想说真话。”羽毛球大师赛女单第二轮,姚洁输给了保加利亚选手,赛后,她有点郁闷地坐在训练馆里,恰巧有记者问她前段时间批评张海丽“只为金钱不顾国家利益”的事情,姚洁的气便不打一处来。”你们光说中国队好的,羽毛球打到最后只剩中国队又有什么意思?现在很多老外也不想打,拿不到名次,而且比赛的奖金就这么一点点,打进第一轮才拿300块(美元),谁在乎这300块?”

  姚洁告诉记者,荷兰的羽毛球运动员并不指望靠打羽毛球来赚钱,很多人都有稳定的工作,打球纯粹出于爱好。在荷兰,找赞助商不容易,姚洁曾遇到过一个游泳运动员,世界排名前4名却没有收入,既没有赞助商,也找不到俱乐部,只能退役了。姚洁因为帮荷兰拿过羽毛球欧洲冠军杯,所以才得到了一个饮料赞助商的资助。而她和张海丽的对抗赛,也让荷兰人觉得很新鲜,从前每逢她俩打比赛,电视台总会转播。现在张海丽退役了,姚洁没了对手,也少了很多观众。

  “如果不是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真的不想打了。”姚洁说。“在国外打球很累,生活的琐事太多,成了家以后,柴米油盐都要自己来。不像在中国国家队的时候,除了打球什么都可以不管。”姚洁前不久贷款买了房子,正在装修,而她和老公又经常在外打比赛,这让她有些操心。为了把更多精力放在羽毛球上,姚洁请了一位账房先生帮她打点财务。“我拿的奖金都是自己的,不用交给国家队,不过要缴个人所得税,占收入的55%,以后的福利会好一点吧。”

  姚洁的老公艾里克·庞也是羽毛球运动员,这次和姚洁一起来成都参加大师杯,在男单第一轮被中国小将杜鹏宇淘汰了。当初姚洁刚到荷兰时面临语言难关,艾里克提议:“我教你荷兰语,你教我中文吧。”姚洁喜出望外,就这样“一不小心”掉进了爱情圈套。每次姚洁回中国比赛,艾里克都跟随,连姚洁的湖北老家也去了三次。两人决定,2008年奥运会后回湖北老家办酒席。

  由于和赞助商的合约签到了2009年,所以北京奥运会之后姚洁还不能马上退役。教练希望姚洁留在荷兰国家队当教练,但她不太愿意,因为外国的小队员不像中国的孩子那样听教练的话。她想着,也许退役以后和老公一起回中国,她有语言和羽毛球的双重优势,找工作并不难。不过,留在荷兰也不错,在那里,很多学羽毛球的孩子都把她当成了偶像。

  徐怀雯:两次受到德国总理表彰

  昨天,大师赛进行到女单1/4决赛,徐怀雯和皮红艳这场“海外德比”打得难解难分。徐怀雯在场上迅速地奔跑,1.6米的身高以及32岁的“高龄”丝毫没有成为她的障碍,最新的世界女单排名表上显示,徐怀雯排在第4位。时至今日,徐怀雯已成为国际羽坛知名选手,而在9年前,她丝毫看不到入选中国国家队的希望。教练对她说:“你太矮了,别人跑一步,你得跑两步。”徐怀雯痛苦至极,尝试着敲开了德国一家羽毛球俱乐部的大门。

  俱乐部的人对徐怀雯很照顾,帮她洗衣服、做饭,在四川体工队吃了十几年的食堂,徐怀雯压根不会做饭。在德国,徐怀雯重新拾回了自信,她在甲级联赛上一展风采。频繁参加比赛以其出色的表现,让德国的媒体对她刮目相看。2004年,徐怀雯代表德国队参加了雅典奥运会,虽然在第一轮就被周蜜淘汰,但这次奥运经历让徐怀雯十分难忘,“一旦在奥运赛场上,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真的很美好,以前在中国根本没有这种机会。”

  2005年的美国世锦赛,徐怀雯拿到了德国羽毛球历史上第一块世界大赛的奖牌,德国总理施罗德以电报的形式对徐怀雯进行了表彰。2006年的尤伯杯,徐怀雯带领下的德国女队首次跻身前三,再次受到总理的嘉奖。徐怀雯很开心,她不仅自身的世界排名始终保持在前五之列,还帮助原本实力孱弱的德国队跻身欧洲顶尖之列。德国队主教练说,“正是这位中国姑娘近几年在德国国家队有突出表现,德国女队才有了进步的动力。”而徐怀雯的动力则来自于2008年奥运会,“争取能拿奖牌,不管现实不现实,这就是我的动力。”

  为了支持徐怀雯的事业,原本在四川从事旅游业的男友2年前辞去了工作,到德国和徐怀雯组建了家庭。爱人比徐怀雯年长几岁,处处照顾她,一手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我平常训练累了,回家不想动,也不想说话。先生就很理解我,说你现在能多休息就休息,等你以后退役了就该料理家务了。”徐怀雯的爱人还在网上开了旅行社,接待到德国旅游的中国人。徐怀雯想着,打完北京奥运会再调整半年后就该退役了,她打算去上学,还有,生个孩子。

上一篇: 大马羽总不满世界羽联 不管不顾不调整不负责任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