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波:2007喜忧难女双调整不影响奥运

vanlt 9866 2021-01-24 15:39:19 推荐阅读:贝雪投影

  2007对中国羽毛球队来说是繁忙辛苦的一年,全年三百六十五天,我们几乎一直奔波于各个赛场,在收获了金牌和奥运积分的同时,也积攒了疲惫和伤病。回首已经过去的2007年,我对全队的整体表现应该说比较满意。

  在这一年里,我们的所有工作都在按照备战奥运会的计划进行着,基本没有大的意外。苏迪曼杯我们依然握在手中;世锦赛上尽管表现不是特别好,但依然拿了三个冠军;在所参加的一系列超级赛和大奖赛上,我们基本延续着夺取三金的概率。可以说,在2007年,我们虽然受到了一些冲击,但在世界羽坛仍然保持着整体优势。

  2007年之喜:高水平选手增多

  2007年,争取奥运参赛资格的一线主力参加了近二十项比赛,他们获得冠军的次数比过去略有提高,夺取冠军的人数也有所增加。

  女单方面,2005年我们拿了10个冠军,2006年拿了9个冠军,2007年又拿了10个冠军。虽然2007年的夺冠数与2005年持平,比2006年多一个,但夺冠人群却扩大了。2005年,我们的10个冠军由张宁和谢杏芳两人包办,其中张宁夺得6个,谢杏芳是4个;2006年,我们的9个冠军由三人获得,其中张宁和谢杏芳各拿到4个,朱琳夺得1个;到2007年,我们的10个冠军则增加到由4人夺取,其中张宁仅收获2个,谢杏芳拿到5个,小将卢兰和朱琳则分别获得2个和1个。

  男单,林丹算上苏杯赛全年共拿到7个冠军,夺金的百分比比过去提高,这是件好事。另外,鲍春来有所突破,陈金正在恢复,从这一点讲,男单的整体形势比以前要好;男双,蔡?/傅海峰全年拿了4个冠军,基本反映出了他们的真实水平,另一对谢中博/郭振东的整体发挥也略有提高;混合双打,目前的三对组合郑波/高凌、谢中博/张亚雯和何汉斌/于洋都呈上升趋势,使得我们的整体实力比原先更厚实了一些;女双,尽管我们在这一年对配对进行一些调整,但目前的四对组合基本保持了优势地位。

  2007年,我们的所有工作都是围绕备战奥运会展开的,我们的目的是让有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奥运会,竞争冠军。从这一点讲,我们的成绩基本达到了预期要求,整个队伍的高水平队员比以往增多。

  2007年之忧:强劲对手增多

  尽管我们在2007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不容忽视的是,我们在比赛中遇到的对手呈增加之势,而且他们的实力也很强大。

  以男单为例,尽管林丹拿了六个单项冠军,但马来西亚的李宗伟也表现不俗,夺得的冠军数仅次于林丹。值得一提的是,在目前的奥运积分榜上,李宗伟位列第一,排在林丹之前,这对我们夺金无疑增加了很多困难。

  综观全年的比赛,李宗伟、陶菲克这样的老对手完全有机会与林丹、鲍春来抗衡,而且在比赛中大家也是互有胜负。加上丹麦的皮特-盖德和乔纳森、韩国的李炫一和朴成奂、以及泰国的波萨纳和印尼的索尼等,很多人对我们构成冲击,男单形势不容乐观。

  至于女单,虽然我们争夺冠军的人数比过去增加了,但尖子队员的水平却有所下降。其中,年轻队员尽管正在走向成熟,但她们提高的速度并没有我们想象得快,进步幅度也没有那么大;两员老将张宁和谢杏芳的状态并不乐观,尤其伤病情况比较严重。因此,可以说我们女单以往的优势正在被削弱。

  还有男双,全年比赛显示蔡赟/傅海峰虽然有机会夺冠,但与对手相比并无任何优势可言,而谢中博/郭振东也只是略有提高,与其他项目相比,我们的男双仍略显单薄。

  2007年之难:频繁参赛影响系统训练

  从全年的比赛情况看,我们在每一个比赛当中总会出现部分优秀运动员状态不佳的情况,其主要原因就是我们在2007年严重缺乏系统训练。

  2007年,因为赛事太多,造成我们的许多队员伤病复发,使全队很难以一个非常好的整体状态投入到一个比赛中,这一点在下半年暴露得更加突出。更为困难的是,这种状态还将延续到2008年4月30日奥运积分赛结束前,其间我们很难有一个特别大的转变。当然,我们也在充发发挥专家组、科研组和康复专家的作用,为队员们做了大量的恢复保障工作,但要让队员以更好的状态进入比赛,可能还要到积分赛之后经过一个阶段的系统训练才能实现,因此这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要依赖科学手段,加大后勤保障力度,使我们的优秀运动员在现有条件下尽可能保持好状态。

  经过一年的比赛,现在我们备战奥运会的目标选手更加集中,已从过去的28至30名运动员缩小到18人左右。与此同时,我们主要研究的对手也越来越集中,为队员服务的人也越来越集中,从现在到2008年8月,队伍的重心都要放在肩负着参加奥运会、夺取金牌任务的队员身上。

  争取奥运积分仍在照计划推进

  从2007年5月1日起,我们进入到奥运会积分周期。全年下来,我们的主力选手的奥运积分情况比较正常,都是按照计划在向前推进的。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与我们的主要对手相比,我们的目标不单单是获得奥运参赛资格,更重要的是争取很多项目实现满额参赛。其实,对于奥运积分,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打算,我们心里都很清楚。比如我们的主要对手,现在有很多选手已打了10站以上的奥运积分赛,他们的奥运积分目前看起来比较高,甚至在我们的优秀运动员之上,但我们的队员大都没有打满10站,我们的积分提升空间很大。接下来,我们会按计划一步步去争取奥运积分。相形之下,我们的对手提前打满10站奥运积分赛后,他们的奥运积分可上升的空间并不大。

  应该讲,我们争取很多项目以满额身份参加奥运会的难度非常大,尤其超级系列赛是我们的主要得分赛事,而世界羽联规定超级系列赛种子抽签排位不分国家,这是对我们最不利的抽签方式,虽然超级赛的奥运积分高,但我们的队员往往在八分之一或四分之一决赛时就自己碰掉了,在很多情况下影响了我们的得分。尽管这样,我们也要努力争取。

  女双多次调整不会影响奥运积分

  在2007年,我们对女双组合进行过一些调整,但这些变化并没有对女双造成太大影响,而且我们的调整是基于组成最强配对征战奥运会的目的。

  当初我们调整杨维和张洁雯这对组合,主要是因为她们当时的状态不够理想。其实,有些优秀运动员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一定要不断努力才能保持自己的状态。像张洁雯,尽管上届奥运会拿了冠军,表现非常好,但从2006年底到2007年上半年,她由于种种因素,状态比较低迷,和杨维合作输给了很多不应该输的对手,所以队伍从奥运战略出发,不得已将她们拆对。在拆对后,张洁雯意识到必须更加努力去拼,才能争回自己的位置。果然,她对自己提出了更高要求,通过刻苦的训练很快恢复了水平。正是因为她恢复了自己的水平,证明了自己,我们给了她机会,让她和杨维重新配合。

  我认为在运动队里,用的就是最好的运动员,任何队员都不能把过去的光环带到现在。谁努力,谁的成绩最好,位置就是谁的;谁的状态最好,谁的能力最强,就应该由谁来承担重任。这种优胜劣汰在运动队中很正常,每时每刻都会出现。至于黄穗,2007年她因为父亲病重、去世的影响,无法专注于训练,状态下降,无法承担奥运任务,最终她选择了退役。对于她的选择,我们更多的是理解。

  目前来看,我们三对固定组合的奥运积分情况比较正常,张亚雯/魏轶力的奥运积分排名第一,杨维/张洁雯列第四,伤愈复出的杜婧/于洋也排到了第五,尽管中国台北的程文欣/简毓瑾和韩国的李敬元/李孝贞现在分列第二、三位,但她们打了超过10站的奥运积分赛,没有太大的提升空间,而杨维/张洁雯和杜婧/于洋都没有打够10站,只要她们再打两到三站比赛,女双前三名应该都是我们的了。

  珠海封集训杜绝一切干扰

  从2007年12月5日开始,我们在广东珠海展开了为期35天的集训,这是我们在2008年奥运积分赛结束前仅有的一次封闭训练了。为了使这次集训达到预期效果,我们对全队提出了比以往集训都严格的要求。其目的就是杜绝一切干扰,让全队把精心全都集中于训练中。

  前一个阶段,来自各方面的干扰太多,有队员自身的,也有客观的,因为干扰太多,队员有些分心,状态也在下滑。为此珠海集训队里明确规定,一是不许任何家属、亲戚朋友来探访,二是不许到外面吃饭,三是不许媒体采访。我们这样规定,并不是不欢迎家属,不欢迎媒体,不够人性化,而是通过这种严格要求,让队员们彻底收心,集中精力训练。

  当然,集训期间我们也会安排一些集体活动,以丰富大家的生活,调节紧张的情绪,比如在休息调整时,我们去组织队员采摘、放烟花,泡温泉等,还会让搞一些游戏和内部比赛,活跃气氛,让大家把心思都集中在羽毛球队这个环境中。

  2008年,积极准备就好

  进入2008年,北京奥运会距离我们越来越近,我认为在这一年我们只要顺其自然,积极准备就好。我们不能想太多,想太多,运动员的压力也很大。至于外界的一些评论,大家的角度不同,我也挺理解,同时我也不想因此而受影响,我们依然会按照我们的方式去工作,只要对备战奥运会有利,对争取荣誉有利,外界如何评价,我不会去考虑。

  2008年,在北京奥运会前我们还有参加汤尤杯赛,虽然跟奥运会相比,汤尤杯赛没有那么重要,但我们仍要尽全力打好,争取让两座冠军奖杯继续留在中国。而且,打好汤尤杯赛,对全队树立信心更好地备战奥运会也至关重要。(

上一篇: 新星惊诧能出征苏杯王仪涵有望当一单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