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羽冬训成老将“加油站” 女双组失储能良机

vanlt 8405 2021-01-24 15:39:05 推荐阅读:祛痘去痘印

打个比方,比赛和集训的关系,就如同手机“耗电”和“充电”。长时间比赛缺乏系统训练就是一直在消耗“电量”,集训就是将消耗掉的电量补充回来 。利用没有重大国际赛事的时间,中国队于1月20日至3月1日在陵水进行每年一度的封闭冬训。

格外重要——老将加油站

今年是国家队连续第三年在陵水进行冬训,为期40天。傅海峰说:“只有这段时间整个人能够缓下来,离开北京那个熟悉的地方,少了干扰,少了影响,能够全力投入训练,这个很重要。”田卿的表述更直白一些:“集训不是‘安排’给我们的,是我们‘需要’集训。”

冬训之前,几乎所有的国家队队员都参加了去年12月1日开赛的为期两个月的新赛季羽超联赛。羽超联赛之前的11月,中国公开赛和香港公开赛相继进行,3个多月以来,队员们几乎都没有进行过系统训练。“坐飞机坐得晕头转向的,还怎么练?去年8月世锦赛前成都集训时练的东西已经掏得光光的了。”田卿说。

集训是储备,比赛就是消耗。比赛间隙的时间很短暂,队员们只能进行适当的训练维持,田卿表示:“能保持住状态就可以了,要想提高是不可能的。”要想提高,就必须有长时间系统的训练,比如说去年的成都集训。“当时集训了一个半月,我就能看到自己有提高。比如说,在高强度的比赛中,我还能保持非常集中的注意力。就算是在很累的时候,也会很清醒,不会轻易丢分,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45天左右,被认为是一个合理的集训时间。第一周先进行恢复,中间三周时间上量,最后一周进行调整。而整个集训期间,赵芸蕾、田卿、傅海峰、李雪芮等多名老队员都一致表示,体能是最重要的一项。傅海峰说:“很多人觉得老队员是打经验、打心态,但是更重要的是体能。越老越需要体能,你有经验,但是人家不跟你打经验,上来就跟你耗。而且几乎碰到的对手都是有经验的人,谁跟你打经验,体能才是最重要的。”每堂训练课,傅海峰都要求自己跟小队员完成一样的内容,不会因为自己的资历而拉下任何训练项目。“每次打战术,不会轻易放弃,都要赢他们。”每周,他和搭档张楠只有3次合练的机会,其他时间,张楠还要兼顾混双。

冬训期间,国家队专门配备的体能训练团队,会根据每名队员的具体情况制定相应的训练计划。体能教练李春雷自从2008年备战北京奥运会时就与国家队合作,“每次集训,我们都会跟踪记录队员的各种数据,制定符合个体的训练方案。”他的桌上有一本约200页的A5大小的笔记本,“每次集训都得用完一本。”此外,他的电脑里还存有历年来的各种资料,为制定方案提供参考。

除了体能团队的保障,医疗团队也是任务艰巨。冬训期间,如果在外没有比赛的话,国家队在陵水配备了5名队医。按摩治疗区被安排在酒店一楼,每天晚上是这里最热闹的时候。老队员按摩一个多小时是常事,队员最齐的时候,队医们得一直忙碌到晚上11点才能收工。

额外任务——为奥运抢分

今年有里约奥运会,积分赛从去年5月将一直持续到今年4月底。冬训期间,虽然重大的国际赛事处于休战期,一些稍低级别的赛事仍在进行,1月19日至24日,马来西亚大师赛;2月8日至13日,泰国黄金赛;2月15日至21日,2016亚洲团体锦标赛暨汤尤杯预选赛(印度海德拉巴)。抢分,没有因为集训而停止。

女双组是“抢分”的主力军,按照教练组的设想,最好三对女双都能够跻身世界排名前8,最后挑选两对最优秀的参加奥运会。截至2月11日,三对冲击奥运资格的组合中仅有骆赢/骆羽达标,田卿/赵芸蕾列第10,于洋/唐渊渟列第18。因此,这三站积分赛都在两对女双的计划当中。不过,由于赵芸蕾的膝伤,她与田卿放弃了马来西亚大师赛。

以于洋为例,1月25日结束马来西亚的比赛回到陵水,1月26日进行训练。2月5日离开陵水前往泰国曼谷,中间除去周日休息,也只有9天训练时间。2月22日结束印度的比赛回国,到3月1日结束冬训,同样不到10天时间。比赛将冬训切割成好几部分,这让女双主教练刘永有点头疼:“只要是比赛就要去参加,她们就没有集训了。所以,对她们的计划就要做得更细,一定要把这几天利用好,否则太累了。”

在几名女双队员中,赵芸蕾是任务最繁重的,同时兼项女双和混双,同时她也是伤病最严重的。赵芸蕾说:“现在我的体能训练更多,比重占到60、70%左右。对我而言,冬训就是要练好力量,预防伤病,保持好的身体是最重要的。”本来希望“冬训能好好练练”的田卿,不得不面对被比赛切割成两段的集训。而且,因为年龄的增长,比赛后的恢复需要更多的时间。每次回到陵水虽然有10天的训练时间,但是不能立刻上大强度的运动量,能力的提高也就无从谈起了。“集训时间不连贯,不是很有利。这么短的时间,要想提高并不容易,先保持住再说。”

除了女双组,其他各组都没有急迫的“抢分”任务,他们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冬训。去年一直受到伤病困扰的李雪芮在羽超联赛中出场不多,冬训前就在北京进行了较为系统的训练,已经为冬训打好了基础。她希望冬训在保持身体不出问题的情况下,能够在体能、技战术等环节有所提高,为3月的全英公开赛做好备战。结束羽超联赛2月1日回到陵水后,傅海峰也有完整的一个月进行集训。“每年的冬训都很重要,现在不想那么多,先打好全英赛,之后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然后是汤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来。”对于“遥远”得没有被他提及的奥运会,“我们很有机会参加,我们现在排第3(截止2月11日),还是在去年中国和香港没有打的情况下。之后还有两站顶级赛4站超级赛,只要争取进入前8,就没有问题。”

附加节目——特别的春节

这个冬训,又赶上了春节。春节,除了这个名称外,几乎没有在冬训里留下任何痕迹。国家队的训练一直练到腊月28(2月6日),大年初一(2月8日)继续训练。看起来好像除夕(2月7日)放假一天,实际上,这天是周日本来就放假。

春节额外放假几天?这是一个奢侈的愿望。几乎所有的国家队选手,就算是在国家队已经待了10年以上的,在家过年的次数用一只手也能数过来。

国手不能回家,家人可以来团聚。有家人在的地方,就是家。李雪芮的妈妈带着她的小侄子到了陵水陪她一起过年,一家人凑在一起吃顿“团圆火锅”。对于重庆妹子来说,有家人陪,有火锅吃,绝对是一个完美的春节。不过,傅海峰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本来想让家人来,但是机票太不好买了,你知道,春节到三亚的机票……”

除了在陵水过年的,还有一拨包括赵芸蕾、于洋、田卿等在内的队员正在曼谷参加泰国大师赛,他们的年是在那里过的。乒羽中心负责外事工作的丁可常年随队出国比赛,她回忆,在国外打比赛的时候过年,这样的情况已经好几年没有了。

比赛2月8日开始正赛,国家队2月6日抵达曼谷。曼谷的华人不少,春节也是当地人的一个重要节日。国羽入住的酒店里,不少布置都特别加入了红色的元素,烘托着中国年的喜庆气氛。相比国内,年味也不算淡。

除夕这天,按照比赛惯例到场地进行热身训练。训练结束后,世界羽联专门邀请中国队全体教练和队员拍摄了一条视频,向全世界的球迷拜年。负责实施这个计划的是世界羽联找来会讲中文的香港摄影记者老梁,这个被国家队总教练李永波评价为“普通话不普通(正确)、50年不变”的老记者,用港味十足的普通话组织全体对着镜头说:“新年快乐!恭喜发财!”老梁自嘲:“我的普通话不标准,但是中国队员还听得懂,并且很配合,气氛也不错啦!”吉祥话说了,手里的“道具”也是不能少的。教练谢中博和男双小将刘雨辰,一左一右各拿了一张春联,其他教练和队员拿着“恭喜发财”、财神、福字、印有猴子的年画等,中国年味十足。 这条视频在大年初一被放在youtobe上,很快引来世界各地的球迷观看并且评论。

除夕晚上,一顿团年饭是少不了的。包括队医、工作人员在内约30人,一起下馆子吃了一顿年夜饭。身在异国他乡,少了亲人的陪伴,但是这个年过的够充实够热闹。

泰国大师赛结束后,不少队员还要赶往印度的海德拉巴继续参赛。等到那里的比赛结束,回到北京已经是2月23日,正月十六了。按照中国传统,正月十五过完,年就算过完了。所以,从2月5日出发到回国,国家队的队员整个农历的新年都是在路上度过的。

特别福利——隔水炖汤品

训练场上的一切不能马虎,吃,更不能。

每次集训,国家队都是带上“专属”大厨唐师傅、许师傅同行,这次也不例外。除了周日早餐外,每日提供三餐。不管集训的地点在哪里,队员们都习惯性把吃饭的地方叫做“食堂”,总教练李永波经常跟教练队员一起在食堂吃饭,对采购这样的事情也会亲自过问。


冬训期间,每天晚上9点,国家队的重点队员都有一项特殊福利——喝汤。为此,国家队专门从广东请来了擅长煲汤的师傅。每天下午,他会把食材按重量、按比例分别放入一个一个的陶瓷大盅里,加入事先熬好的高汤。为防止有水汽进入,再给盅口包上一层保鲜膜。之后,这些经过精心“护理”的大盅被放入蒸箱当中,蒸4小时后,最终成为球员面前的那一小盅汤品精华。

这和一般的煲汤可不一样,这种“隔水炖”的汤品能够保证炖品的元气不被挥发,利用100摄氏度沸水传导出均衡的热力,保证炖品的营养结构不被破坏。最终炖出的汤品汤色清澈,鲜味浓郁。其实,这并非此次冬训新增加的。此前国家队的集训当中,也请过煲汤师傅提供专业服务。

今年的冬训结束后,国家队将正式开启“奥运年”赛季。里约奥运会积分赛仅剩两个月,各单项的参赛名额将在5月最终确定。



上一篇: 王晨:次轮海外德比会很艰苦仍具备冲击中国队实力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