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联主席:林丹能打到2016 可给李宗伟心理指导

vanlt 5392 2021-01-07 17:39:39 推荐阅读:

 
拉尔森在接受采访时认真翻看了本报的世锦赛官方会刊。
 

  拉尔森祝贺本届羽毛球世锦赛取得成功,祝愿参赛选手好运,并希望大家一切顺利。

  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世界羽联新任主席拉尔森

  本栏图片 本报记者 廖艺 摄

  本报记者 杨敏

  还记得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男单冠军吗?在那个由孙军、董炯领军中国队男单的时代,有位金发碧眼、来自安徒生故乡的帅哥在男单决赛中击败了董炯,夺得金牌,这枚金牌也是羽毛球从1992年进入奥运会到现在欧洲选手唯一的斩获。他,就是丹麦名将拉尔森。今年5月,世界羽联在吉隆坡召开代表大会,会上产生了新一届主席,拉尔森当选成为这个国际体育组织过去20年以来首位来自欧洲的掌门人。昨天凌晨2时,拉尔森飞抵广州,顶着难熬的时差,他在上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这位昔日的名将胸怀大志,决心在当权的未来四年带领羽毛球运动走向全球,并努力推动这个项目在奥运会大家庭中从目前的第9位到第16位挺进到前10位。他看好林丹可以坚持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并期待着本届世锦赛的男单决赛继续上演“林李大战”。

  看好林丹坚持到2016年

  拉尔森可给李宗伟辅导心理

  作为欧洲迄今为止唯一的羽毛球奥运冠军,拉尔森人气高涨。2009年10月,本报记者获丹麦羽协邀请赴欧登塞采访丹麦公开赛。组委会在比赛尾声举行午餐会,拉尔森成为全场最耀眼的明星,大家都在等待他的到来,当时他担任欧洲羽毛球联合会主席,致力于羽毛球运动的推广。前世界羽联主席姜荣中去年明确表示不再寻求连任,而争夺新任主席位置的除了拉尔森外,就是印尼羽协主席苏哈迪纳。拉尔森透露,太多人给他打电话让他站出来竞选。在过去20年,世界羽联一直由亚洲人担任主席,而近年来不但发展滞后,更频繁闹出“内讧”丑闻。外界期待拉尔森这位嫡传羽毛球人的入主可以提升世界羽联的国际形象,让这个项目不至于总是处于被奥运会淘汰的边缘。

  这是拉尔森当选之后首次来到中国,在竞选之前,他特地赴北京拜访中国羽协以及世界羽联副主席刘凤岩,后者透露,拉尔森十分渴望得到中国的支持。“我前两天从哥本哈根飞到新加坡开会,昨晚再从新加坡飞抵广州,因为时差的关系,我半夜睡不着,几乎睁着眼等到了天亮。”等睡意来袭的时候,拉尔森却不得不开始一天的工作了,除了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外,他还得赶去东莞参观当地的羽毛球训练基地,晚上则到赛场观看世锦赛。世界羽联的总部已经从英格兰搬至吉隆坡,但拉尔森主要留在丹麦,“世界羽联主席是义务性质,我在丹麦从政,并且管理一间政府资助的培训机构。世界羽联的具体事务是由秘书长托马斯·伦丁管理,他长期在吉隆坡工作。”

  拉尔森此前来过广州两次,一次是他还在当运动员的时候,于1998年来广州参加比赛,一次则是2009年以官员的身份参加苏迪曼杯。翻开本报的世锦赛官方会刊,他看到了林丹“出巡”的图片,正好该报道旁边就是李宗伟的新闻,“我希望决赛是他们二人的对决,那将非常精彩。”他提到了一个数据,在去年伦敦奥运会期间,在中国收视率最高的瞬间就是林丹在男单决赛中击败李宗伟的一刻。“林丹完全可以坚持到2016年,他具备了作为一名传奇羽毛球运动员的所有素质,身体条件好,还有聪明的头脑。”拉尔森认为林丹毋庸置疑地成为当前世界羽坛的领军人,这让他回想起当年的自己。“我当打的年代一直都是与中国队对抗,孙军、董炯都在不同的比赛中击败过我,不过,我在奥运会上笑到了最后,我觉得除了运气外,还是要有抓住机遇的意识,当然心态也非常重要。”记者建议他可以给李宗伟进行心理指导,让他从多次输给林丹的阴影中走出来,拉尔森笑着点点头。

  女双奥运丑闻不影响名声

  羽毛球一直面临被奥运会淘汰的危机,拉尔森透露,其实羽毛球目前的地位还是很稳当的。在伦敦奥运会的26个大项中,羽毛球的综合评定排在了第9位到第16位,这是相对安全的区域。不过,他也提到,即使像摔跤这么古老的项目现在也“冇得留低”,因此不能满足现状。

  去年伦敦奥运会的羽毛球比赛一度成为焦点,而且是负面影响居多,因为包括中国队的头号女双组合于洋/王晓理在内的中国、韩国以及印尼三对女双组合消极比赛,被国际奥委会取消参赛资格。难道这个负面事件没有对羽毛球项目造成影响吗?“故意输球当然不对,作为运动员,在比赛中就是应该尽力争取胜利。不过,世界羽联对这个事件的反应迅速,总算没有造成太坏的影响。”

  除了女双负面事件外,伦敦奥运会5个羽毛球单项的金牌全部被中国队包揽,拉尔森对此却没有意见,并多次强调国羽实至名归。“作为世界羽联主席,我当然希望5枚金牌由不同国家与地区瓜分,事实上,伦敦奥运会的5个单项合共15枚奖牌是由7个国家与地区分享的,只是金牌全部属于中国而已。”他认为金牌的归属证明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因为中国在这个项目上投入大,所以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以欧洲为例,羽毛球虽然进入不少国家的中小学生喜欢运动的前10名,但国家队获得的投入很有限,运动员的训练未能保证在每天至少4小时,如果这样也能成才就怪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队总教练李永波为这项运动的推动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拉尔森任期目标

  拉尔森告诉记者一个数据,一名优秀的羽毛球运动员至少需要累积1万个小时的训练。“在中国,运动员在19岁就达到这个标准,而欧洲平均要到24岁。这中间的5年差距也正是目前亚、欧羽毛球发展严重失衡的关键。丹麦已经在努力改变这一现状,未来四五年,我们的运动员有望在22岁就达到这个标准。”

  拉尔森并不认为一个欧洲人入主亚洲强势项目的体育协会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我当运动员的时候经常到亚洲比赛,我在亚洲有很多朋友,我相信我可以胜任主席的位置。”他打算在未来四年继续提升羽毛球的影响力,直至这个项目挺进奥运会综合测评的前10位。他也知道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我尽力去游说国际奥运会的每一名成员。”

上一篇: 李根:我爸是李永波但是我不靠我爸 不敢谈恋爱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