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蜜事件"拷问"中国体育自由边界人性关怀引发思考

vanlt 8934 2021-01-06 09:39:11 推荐阅读:

  周蜜籍贯:广西

  生日:1979年12月18日

  身高:175厘米体重:65公斤
 
  主要经历:

  2001年世锦赛女单亚军

  2002年釜山亚运会女单冠军

  2002年亚锦赛女单冠军

  2004年雅典奥运会女单季军

  2005年由于伤病不断竞技状态下滑,退出国家队

  2006年2月被调整回广西队

  “周蜜出走事件”犹如一面镜子,从中可以清晰地照出中国体育的某种现实,并且它也有力地拷问了举国体育体制的弊端。从这个角度来看,“周蜜事件”就已经不再是周蜜个人所遭遇的一次风波了,它的涉及范畴完全可以扩大到整个中国体育界。

  从理论上来说,只要是生长于中国体育体制之下的选手和项目,他们每个人都有可能遭遇类似性质的风波,某一天突然成为另一起“周蜜事件”的主角,但是不同项目竞技水平的巨大悬殊却决定了这种可能性的巨大差异,像足球、田径这些中国体育的弱势项目,高端人才尚不足供自身选用,基本没有溢出国外的可能,只有像乒乓球、羽毛球这些中国体育的王牌项目上才最有可能产生出“周蜜”来。事实上也是,乒羽项目的人才辈出,使得他们所遭遇的“周蜜困惑”总是比其他项目大出许多。

  第一重拷问:自由边界

  当周蜜的出走终于酿成风波之后,当事者周蜜立即发表了一份言语恳切的公开声明,对自己的出走行为和动机予以辩护。在这份辩护声明中,周蜜强调最多的就是自己的自由人身份,她说自己已经从国家队和广西队退役,此次赴马不过是自由的私人行为,所以不该引起如此大的争议。

  但显然,周蜜自诩的这种自由肯定不为国内体育的一些管理者们所接受。在他们看来,国家队花了许多钱和精力培养出来的运动员,与国家队之间存在的是某种包身模式,而周蜜认为的则是一种契约模式,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道路,它们很难达成和解。在包身模式下,包身是一种终生行为,作为个人,所有的权利和义务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无条件听从国家队的召唤或弃用,哪怕接到一纸休书之后,你也没有另行恋爱的权利,因为包身是一种终生的义务;但在契约模式下,个人就可以获得应有的自由,因为个人以契约方式与国家队建立联系,当契约结束,作为个人,有权选择自己今后的道路,国家队无权干涉。

  其实周蜜的这份声明本身就带有某种暧昧的成分,如果她真的坚信自己的自由,那么她根本没有发布声明的必要,更不会在声明里说什么“在国家队荣誉面前,个人利益无足轻重”之类的话,声明行为本身恰恰反映了周蜜对自己自由状态的不确定。

  第二重拷问:体育精神

  现代体育作为一种世界性的语言,其存在的方式就是依靠不断的交流。体育发展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体育是处在完全与外界隔绝的封闭状态中的,体育只有通过彼此的交流才能不断缩小强与弱的差距,而强与弱差距的缩小又通过竞争的加剧进一步促进体育自身的成长,也只有这样,体育才能激励人类向着更快更高更强的目标迈进,这是健康体育精神的真实写照。

  在周蜜之前,中国乒乓球和羽毛球界一直都有类似的选手外流现象,像早期乒乓球的韦晴光、羽毛球的赵剑华,他们的出走都不曾引起如此的争议,包括与周蜜同龄的羽毛球选手皮红艳、徐怀雯都先后有过代表外国球队参赛的经历,也都得到了应有的宽容对待。然而周蜜却没有这种幸运,因为她所拥有的特殊身份,她选择出走时的不妥时机,以及她投奔的不当目标,都是引起这种激烈争议的原因。

  周蜜曾拥有过女单世界排名第一的光荣头衔,倘若没有伤病,实力肯定不容置疑,而周蜜出走之时,恰逢中国羽毛球女队处于低谷之中,此消彼长,周蜜的外流帮助的很可能是潜在的劲敌,所以国家队的反对自然有它切实的利益根据。不过,在民间,经历过越来越多运动员外流事件的中国体育观众们,已具备平淡处之的良好心态,之所以存在争论,也说明处于不同立场的人们存在着出于不同角度的观点。

  第三重拷问:人性关怀

  周蜜之所以出走马来西亚,其实动机一点都不复杂,说得坦白一点,她纯粹是为了谋生。据周蜜的母亲讲,自周蜜今年二月份被国家队清退之后,一直对未来感到迷茫,她曾想到过上大学读书,但对此信心不足,而多年的运动生涯给她留下了满身的伤病,据说医治这些伤病需要花费上百万的巨款,加上周蜜自己难以割舍对羽毛球的感情,种种原因才促使她踏上了出走马来西亚之路。

  在过去的国家体育体制下,个人很难获得超越国内现实的富足,但随着体育职业化改革的进行,走向市场的体育不但可以完成自我生存,还可以为自己创造财富,这也是职业化体育备受青睐的原因。不过,就许多奥运夺金项目来说,其决策者们并不一定将职业化视为必要手段,甚至,职业化的反对派能够在决策层中占据主流。

  就算职业化对于奥运夺金助益有限,但问题是,当运动员将自己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献给国家队之后,国家队该如何切实保障他们的应有权益,进一步说,就是如何保障他们离开体育之后的生存,倘若没有这种保障,所有的周蜜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邹春兰。那么,当无法获得应得保障的周蜜,依靠自己的努力去求生存时,作为体制的一方究竟是去横加阻拦,还是去善意帮助,将直接证明这种体制是否具有应有的人性关怀。

  从赴马来西亚,到周蜜本人正式表态否认此事,前后不过一周时间,但网络上对此事的交锋已趋近白热化。人们关注的似乎并非事件的真实性,与对诸宸、邹春兰的关注一样,大家好奇的是运动员与现存的体育体制之间的微妙关系。另外,在乒乓球、羽毛球等中国奥运夺金项目上可能发生的人才出走,却是足球等落后项目不能享有的富余烦恼(难道巴西、意大利足球队会要求中国球员加盟?),这层背景也让参与讨论的看客们增添了一种大国子民的满足感。

上一篇: 亚混团赛不敌中国无缘卫冕 朴柱奉:亚军已是收获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