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智超:增高0.5厘米自豪寻找昔日售票员姐姐

vanlt 1190 2021-01-04 16:39:34 推荐阅读:

  把一个苹果放进一只内径差不多大的杯子中,不许打破杯子,不许倒扣杯子,不许用手去掏,怎么才能吃到苹果?

  很多年前,还是一个小女孩的龚智超和业余体校羽毛球队的一群伙伴们从启蒙教练那里领到这样一个问题。少不更事的孩子们唧唧喳喳地望着玻璃杯里的苹果,教练说,谁先回答出来,谁就可以吃掉苹果。
 
  每次被爱出古怪问题的教练考到的时候,龚智超总是站在最后默不作声。但那一次,她壮起胆子回答道,往杯子里面倒水,把苹果浮起来就可以了。教练听后连连点头微笑。

  “但我还是没有吃到苹果,被其他队员抢走了。”如今已是湖南省体育彩票中心副主任的龚智超悠然地回忆着,“因为我出手慢,个子矮,总是不能用最快的速度拿到苹果。”

  半厘米的强烈自豪

  个子矮,这个内心隐隐的伤痛如一支利箭百步穿杨,几乎从龚智超的童年一直跨越到少年和成年时代。

  12岁的时候,在湖南安化业余体校练了4年的龚智超眼看着身边的队友们被省队的教练挑走,恨不能每次都穿着增高鞋去面试。在之后通过种种努力终于被选入国家队后,龚智超在新队友面前就更是名副其实的小不点。

  每次训练集合站队,龚智超总是站在尾巴上,列在倒数第二的队员名叫孙健,其身高目测起来与龚智超相差无几。有一次队里给每个队员定做衣服,量身高的时候龚智超惊喜地发现自己居然比孙健要高0.5厘米,一种前所未有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下一次训练的时候,她就很自然地和我换了位置,把我往上推了,我觉得好开心!”

  其实以龚智超1.63米的身高,找起对象来根本不会有一点问题,但若打羽毛球则难免要吃大亏。进入国家一队后,她无论跟谁打球都有一种“一楼打四楼”的感觉,对方的回球永远都是往下走的。在日常的攻防互换训练中,龚智超就觉得自己练来练去都是防守。于是,加强跑动能力成了她唯一的出路。

  “其他队员跳绳1500次,我有时候给自己绑着沙袋还比她们多跳几百个;那时候我们两个星期爬一次或两次山,只要身体状态允许,我就会爬三次,速度还一定要快。”龚智超说。

  渐渐地,龚智超的身高依然没变,但已经不再是让她头疼的问题了。

  星星代表我的心

  从1996年进入国家二队,到1997年的这段时间,龚智超的飞速进步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她的世界排名猛然蹿至世界第一,是目前为止羽毛球女子单打排名上升速度最快的运动员。

  但对于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金牌,龚智超依然觉得有点遥不可及。因为平常训练的时候,龚智超比较容易急躁。由于对自己要求很高,龚智超无论面对什么对手都全力以赴,一点小闪失在她看来都不能容忍,而且会立即影响她的情绪,导致发挥更差。

  “那个时候也想了很多办法增强自己的耐性,比如有的老队员就给自己的球鞋贴上‘耐心’两个字,有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织毛衣,我的办法就是学着折‘幸运星’。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当你折到1000个的时候,就可以给自己许一个愿望。”

  龚智超变通了一下,她每折一个幸运星就默念一遍愿望———要拿奥运冠军,折一个,念一遍,然后放进瓶子里。奥运会前的那段时间,这几乎是她业余生活的全部。

  星星攒满1000个的时候,龚智超真的就在2000年成为了中国第一位奥运会女子羽毛球单打冠军。

  售票员姐姐在哪里

  29岁的龚智超目前依然单身,不过相对于自己的另一半,她似乎更想找到一位不知名的姐姐。

  16年前,还在湖南省队的龚智超结束了一次外出比赛后准备回家,当时也就13岁的她带上仅有的11元钱,背着球拍就去了车站,结果到了那里才发现车票13元一张。于是龚智超便走到看上去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售票员那里,小心翼翼地问:“姐姐,我要去安化,但是我的路费钱不够,能不能让我上车?”

  “后来她就让我坐在她的边上,一路上照顾我,中途还带着我和司机一起吃饭,一点都没有很见外的感觉,把我当小妹妹一样。”龚智超说,那一路她觉得自己好幸运,很多细节现在都还清晰地记得。

  不过从那以后,龚智超再也没有见到那位售票员姐姐,后者自然也并不知道当年在旅途中帮助过的一个小女孩,后来成为了世界冠军。龚智超说:“如果现在还能见到她,我很想对她说声谢谢。要是她没有住在长沙,我会带她逛逛这里的很多地方,再吃很多好吃的。”

上一篇: 国羽女单四将晋级蒋燕皎王仪涵内战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