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的费德勒能否冲击年终第1?

vanlt 8644 2021-01-27 09:39:15 推荐阅读:巴可投影

  【导读】当罗杰·费德勒以世界第6的排名开启本赛季,并且在二三月间更跌至世界第8时,人们揣测,2014,会不会是远在2002年5月便首尝世界前十滋味的瑞士人,终于跌出世界前十的一个黯淡赛季。

费德勒

  如今,2014赛季还有不足一个月结束,费德勒距2012年11月从世界第一跌落后重返这一宝座,却显出越来越大的可能。33岁的年终第1?仅是将这两个数字并列在一处,就已足够不可思议——事实上,一位33岁高龄的球员,能将年终第一的悬念维持到赛季末,这项成就本就足够惊人。

  当费德勒在美网半决赛被西里奇击败,人们哀叹于,他连续第二年在大满贯赛事中颗粒无收,虽然他距离第18冠比上赛季明显更加接近。当时,还没太多人会料想他重返世界第一的可能性,有人甚至开玩笑:世界第一?其实也没那么难,只要把赛季最后几项赛事全部赢下来就行。

  没想到,那也正是费德勒所做的事。虽然在最后一刻才决定成行上海,但最终收获了职业生涯首个上海大师赛冠军和1000个积分。巴塞尔站,费德勒第六度夺冠。两项赛事净赚1500分的高效,比之穆雷连战五项赛事未能赚到1300分的令人心痛,形成鲜明对比。同样对比强烈的,还有费德勒在巴塞尔站决赛52分钟摧毁戈芬,穆雷则耗时3小时20分钟在巴伦西亚拖垮罗布雷多。为何费德勒的职业生涯可以这么长?效率,恐怕正是一大主因。

  突然间,费德勒将与德约的赛季积分差距缩小到490分。巴黎大师赛和伦敦总决赛,有2500的冠军积分可抢;赛季收官大戏戴维斯杯决赛,费德勒还有额外的涨分可能。

  巴黎大师赛常是顶尖球星重视程度最低的大师赛事,总决赛席位早早落定的球星要不就是打一两场就跑,要不就高挂免战牌,以便更充分准备总决赛。但今年与往年不同,不仅有多达四个总决赛席位在巴黎确定,而这里也成为年终第一之争的关键战场。

  费德勒本周就有超越德约的可能,要想在下周一的排名榜重返第一,就必须在巴黎打入决赛——或在决赛中击败一位并非德约的对手夺冠,或是未能夺冠但德约在八强赛轮次之前就已出局。而对德约来说,要想保住世界第一,或是他能打入决赛,或是费德勒无法打入决赛,都行。

  “若能重返第一当然意义特殊,不过,有冲击可能和真正到达顶峰却并非一回事情;我确定诺瓦克将对头号排名充满动力,他刚成为父亲,我为他高兴。”费德勒说话总是滴水不漏,而德约在成为世界第一后,言谈举止也越来越有水平:“我从未忽视过罗杰重返世界第一的可能性。”

  在描述费德勒时,德约使用了“常青树”一词。自8月初迎来33岁生日后,费德勒打出了惊人的26胜仅2负总战绩,在参加的四项赛事中赢得三个冠军。本赛季,费德勒66场的单打胜场数、50场的硬地胜场数、13次击败世界前十对手、26场的大师赛胜场数以及10次打入决赛均位列ATP第一;为什么有这么多第一,却还不是世界第一?这或许也只能从他未能夺冠的大满贯表现中找寻原因。也正因为如此,《纽约时报》为费德勒赛季定性为《并非伟大的一年,但也是极好的一年》。

  如果费德勒真能第六次获得年终第一,他将在这项纪录上与桑普拉斯并列;当然,桑天王当年是连续六年年终第一,这项成就恐怕后人无法超越。而德约的目标,则是过去四年里第三度赢得年终第一。德约的巴黎签表更险恶,前三个对手将可能是科尔施雷伯、伊斯内尔、穆雷或迪米特洛夫,费德勒的前三个对手则为查迪、弗格尼尼与拉奥尼奇。

  在巴黎,费德勒总是非常慢热;毕竟,他直到2009年才在罗兰·加洛斯成就全满贯奇迹。在巴黎大师赛,费德勒也同样如此,他的前七次赛事之旅从未打入过四强,过去三次参赛,则赢得一个冠军和两次四强佳绩。

  上周,33岁的塞雷娜刚加冕了女单年终第一;下个月,33岁的费德勒是否同样能够做到?

上一篇: 迈阿密赛 彭帅遗憾出局无缘赛会32强

下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 })();